手机站
|
|
|
企业版App

锐仕方达APP-企业版

给您更加快捷的服务体验!

IOS下载 iphone 下载
Android下载 Android 下载

和您的服务顾问联系,获取企业APP专属登录账户!

全国服务网络
全国免费咨询热线:400-007-7176
Media

黄小平的“士兵突击”: 从高中毕业的退伍士兵到身价数亿的行业领军人物

锐仕方达猎头 媒体报道 2017年05月23日

(锐仕方达创始人 黄小平)

 

黄小平的办公室里,放着红旗地空导弹1:30的模型,这是他的老首长送给他的礼物。

 

十四年前,黄小平在大连当防空兵,退伍之后,他自学编程,参与了2003年左右兴起的中国第二次互联网创业浪潮,之后,他加入了当时只有十几人的58同城,成长为姚劲波左膀右臂。2010年,他再次踏上创业之路,一头扎入猎头产业,用互联网商业深度改造了传统的猎头产业。

 

如今,他创建的“锐仕方达”成为中国最大的猎头公司之一,在不融资的情况下,用7年的时间,公司成长为旗下拥有2000人,年营收数亿,利润高达30%的行业老大。

 

与其说黄像个企业家,不如说他更像个士兵,腰板笔直,说话掷地有声,仍然保留着军人的作风。黄自诩为草根,他的经历也充满了“逆袭”色彩。

 

在人生经历上,从高中生到退伍军人,从电脑小白到自学成才的极客、个人站长,从58同城产品经理到猎头网联合创始人,再到锐仕方达创始人,黄小平一直在进行着自己人生的“士兵突击”。

 

(黄小平在大连服役)

 

 

 

 

退伍青年创业,初见中关村的“黄金时代”

 

2003年,崔健在广州天河的舞台上最后声嘶力竭的唱着《一无所有》,宣告着中国摇滚黄金时代的终结。而2000公里外的北京中关村,另一“黄金时代”正在开始。出生四川泸州偏僻农村的青年黄小平即将退伍,“一无所有”的他即将和另一个黄金时代撞个满怀。

 

黄小平从小就酷爱看书,在当兵时也“手不释卷”,除了每天看书之外就是翻阅报纸,他看到报纸上中国人民大学商务课程自考正在招生,在退伍后便背着行囊坐火车到了北京,去人民大学报名学习。

 

人民大学离中关村不过1.5公里,2003年的中关村,正是一片互联网热潮。当时媒体把张朝阳、丁磊、李彦宏等年轻互联网企业家形容为“中关村知识英雄”。尤其是2003年网易CEO丁磊重登中国首富宝座,更是让所有热血年轻人心向往之,爱看新闻对商业感兴趣的黄小平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

在人民大学,黄经常去蹭讲座听,特别是他感兴趣的互联网领域,当时张朝阳、李开复、李彦宏开始在学校宣讲“互联网改变世界”等主题。

 

 

“感觉被点燃”的黄小平开始疯狂的自学,没有电脑的他在网吧里刷夜学习编程,混迹Donews、TechWeb等网站,看Keso、白鸦、刘韧等互联网大V写的商业评论,他自己也在上面用“XP小平”发表文章,和大家交流互联网商业观点。经过半年的积累,黄小平已经可以自己开发网站,并掌握了线上营销、SEO、SEM等商业推广方式,他决定开始创业。

 

2005年年初,黄小平决定做一个分类信息网站(类似于58同城、赶集网)“家门口”,虽然网站做得有声有色,但是由于缺乏商业经验导致入不敷出,网站缺乏资金运行不到半年就关闭了。

 

第一次创业虽然失败了,但让黄小平对互联网商业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这次经历,也让他结识了同样在做分类信息网站“58同城”创始人姚劲波,在与姚劲波深谈到半夜后,黄小平加入了当时只有十几人的58同城,成了产品经理。

 

在此后的工作中,黄小平的踏实和极强学习能力,让姚劲波非常欣赏,黄小平逐渐成长为姚劲波的左膀右臂。

 

2006年,在一个饭局中,姚劲波得知黄小平妻子Lisa在当时中国最大的猎头公司之一“泰来”做猎头,恰好姚劲波当时也有做猎头互联网的想法,最终由姚劲波出资一百万,并提供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域名lietou.com,成立猎头网(猎聘网的前身),黄小平和他夫人Lisa任猎头网(现在的猎聘网)联合创始人,黄小平兼任猎头网的COO。

 

然而,最终黄小平觉得猎头网的打法太过于“天派”,离真实的猎头产业太远,喜欢脚踏实地的他决定离开猎头网,去做一家真正能深度改造猎头产业生态的公司。

 

 

 

 

猎头革命,产业互联网化

 

2008年4月份,离开猎头网之后,黄小平没有直接做一家互联网猎头公司,而是和妻子Lisa,以及友人用两年时间经营“锐仕方达”猎头工作室,去一单单的跑业务,服务客户赚取猎头费,在这过程中,黄小平深入理解了传统猎头产业运营机制。

 

据中国人社部主管的《中国组织人士报》,截止2015年底,我国共设立各类人力资源服务机构2.71万家,人力资源服务从业人员45.1万人,市场上95%是营收几十万、几百万的猎头“小作坊”,比较大的机构也就数千万营收。传统猎头产业存在的问题是——公司都做不大,整体效率低下。

 

“锐仕方达”刚开始也是这样的小公司,而黄小平有更大的想法。

 

2010年7月份,黄小平借款40万,将“锐仕方达”另外40%股份收购,与妻子Lisa实现对锐仕方达100%控股。作为一个流淌着互联网血液的创业者,黄小平希望用互联网去解决传统猎头产业公司做不大,效率低下的问题,他也开始了自己的“猎头产业改造计划”:

 

1、凝聚团队:CPM合伙人制度,突破传统猎头公司长不大的桎梏

 

黄小平发现,猎头行业做不大的重要原因在于猎头行业认的是人而不是具体公司,猎头顾问拥有客户和公司资源后容易另起山头,这致使猎头公司都长不大。

 

为了不让优秀猎头人才流失,必须建立一个团队凝聚机制,为此,黄小平又创造了一套CPM合伙人制度,这套模式可以很好的解决公司和个人的利益。这套CPM合伙人制度最具特色的地方在于“利益是如何分配的”而在这背后的逻辑则是“多劳多得,鼓励裂变”,具体表现为:

 

首先,五五出资,四(个人)六(公司)分股,薪资和奖金以及和营收净利润挂钩,根据业绩增长,分股模式个人可升至七,公司可降为三,激励合伙人不断创造更大价值;

 

其次、想成为CPM合伙人,前提条件是在锐仕方达总公司工作一年以上,业绩年回款达到80-100万元,并且得到公司股东们一致认可。这让能力最强,价值观最好的新锐猎头人才可能成为合伙人。

 

黄小平对“锐仕方达”的合伙人制度设计,和任正非提倡华为文化中“力出一孔,利出一孔”有异曲同工之妙,传统猎头人才的流失在于公司利益分配机制跟不上人才的成长,而“CPM合伙人制度”实现个人和公司的共同利益。

 

刚开始,CPM模式推出之后大家还处于观望期,用黄小平的话讲就是“一没品牌,二没肉吃,谁跟着你做?”。2010年年底,黄小平叫来自己的亲戚死党来试验这套模式,让他们成为三线城市的CPM合伙人,依靠公司的培训,以及公司提供的品牌和客户资源支持,最先一批猎头顾问获得了非常丰厚的收入,在那之后,锐仕方达的金牌顾问纷纷试水。

 

在这套合伙人制度背后,是优秀人才的捆绑,“锐仕方达”突破了传统猎头长不大的桎梏。CPM模式也让锐仕方达成为了渗透力极强的公司,实现阿米巴式裂变。它开始疯狂“分裂”,每个被锐仕方达培养的猎头人才(年度业务达到100万以上),都可以加入CPM成为锐仕方达的“合伙人”,用公司平台资源来“创业”。

 

由成立之初到现在,“锐仕方达”已经在全国25个省、直辖市及香港特别行政区、美国旧金山、英国伦敦、日本等43个城市设有79家分、子公司,而这一裂变还在加速,黄小平表示下个月将有7家新开,锐仕方达的全球分支机构将达到86家。锐仕方达不像一家猎头公司,更像是一家为猎头公司服务的企业。而在业界大家也称锐仕方达更像是一家“猎头创业孵化机构”。

 

2、自主研发系统:RNSS系统,让猎头共享平台客户资源

 

黄小平发现,猎头公司和纯互联网公司的商业模式完全不同,猎头是非标、重服务的,而互联网公司一直做不好猎头业务,是因为他们只做了一个简单的网站或APP收集简历,而没有把整个猎头业务打通进行IT化,猎头顾问在上面没法开展业务,客户在上面也享受不了猎头服务。

 

黄小平决定做“猎头互联网化,而不是互联网猎头”,作为产品经理出身的他,在2010年主导开发的猎头SaaS运营系统“RNSS”(Risfond Network Search System),把猎头的服务流程,以及猎头需要的客户资源都集中在软件上,让锐仕方达的猎头顾问,以及CPM合伙人都在上面工作。在这个“RNSS系统”中,可以清楚的知道每单猎头服务的过程路径。这也是锐仕方达“裂变”的基础。一位小型猎头公司的创始人说,锐仕方达的SaaS系统能极高的提升工作效率。

 

黄小平认为,猎头信息化分为三步:数字化、互联网化、大数据智能化。目前“锐仕方达”的数字化阶段已走完,公司的每个环节都已经变成数字:客户管理、人选管理、职位管理、财务管理、绩效管理、行政管理、员工培训等模块全部已经互通融合进了系统,就连考勤指纹打卡这种小功能“锐仕方达”都认真的做了一个考勤管理的频道,员工每天上班打卡后信息会通过Wifi实时传输到系统中。

 

黄小平通过互联网重新构建猎头与客户,与候选人的关系,通过互联网化猎头产业,让海量客户、猎头顾问通过IT系统能参与到业务中。

 

RNSS系统和“锐仕方达”切入的猎头中端市场相吻合,在猎头行业高端市场中,猎头服务的是顶级公司,收取一次百万左右的猎头费,但难以规模化。黄小平看重的是营收在几千万到数亿的中部公司,这些公司海量存在于市场,市场可规模化,而以前服务他们的传统猎头缺乏专业性,效率低下。锐仕方达用RNSS系统把这些有猎头需求的公司不断扫入平台,然后匹配给合适的猎头顾问服务,两端匹配。

 

当黄小平把猎头的营销体系、管理体系、服务体系和互联网结合起来之后,锐仕方达的系统效率非常高,之前别的猎头公司一年最多接几十个客户,有了RNSS系统体系之后,现在锐仕方达旗下的CPM合伙人每年接几千个客户的招聘需求都没问题。

 

3、品牌营销:平台客户,所有合伙人共享

 

锐仕方达平台拥有海量的客户资源,源于强大的品牌营销体系,黄小平的互联网创业经历让他对互联网流量非常敏感。

 

黄小平做网络营销,用SEO、SEM等传统中小猎头不会的方式,把海量中部客户引入平台。此外,他还挖掘微信、微博、BBS等社交网络流量,吸引了大量的精准客户、候选人资源。

 

这些资源都放在“锐仕方达”的RNSS平台,供所有猎头顾问、CPM合伙人共享,这让“锐仕方达”成为一个资源大后方,而每个个体、合伙人都可以根据客户需求,去匹配自己的服务,这打破了之前猎头产业信息不流通,服务低端重复的弊端,极高的提高了产业效率。

 

4、公司文化:经、庙、僧、事、戒

 

无论是阿里亦或是华为,几千人量级以上的企业还在快速发展,无疑需要强大的企业文化驱动。黄小平建立企业文化的方式是构建:经、庙、僧、事、戒。

 

“经”就是公司基本法,“锐仕方达”无论是CPM合伙人制度,还是分成机制,都是建立在“真诚、进取、分享、责任、创新”的核心价值观之上。

 

“庙”是企业文化的载体,包括公司办公环境、宣传资料、网站、各种VI标志的纪念品等客户和员工视觉所能看到的地方。

 

“僧”是传递企业价值观的人,例如“锐仕方达”的高管,以及分裂出去的合伙人,他们都要接受理解公司文化,并传递出去,公司在能依靠企业文化去驱动。

 

“事”指的是各种各样的仪式感,让公司员工深刻感受到公司文化的存在感。而红线,就是戒律,真正的企业文化就是约束高管,因为权利越大,破坏力越强。

 

在公司扩张到2000人之后,黄小平更加注重企业文化建设,而他也正在用这套体系驱动着公司快速裂变。

 

 

猎头的未来,黄小平的野望

 

在猎头这个复杂的产业,许多互联网巨头,和背景概念极好的创新公司都折戟沉沙,正是这些军人特质,让黄小平攻坚成功。锐仕方达攻克了猎头的“行业堡垒”,成为了产业里仅有的能用互联网工具,全链条运营猎头业务的创新公司。

 

中国最大创业服务平台“创业黑马”董事长牛文文认为,中国商业如今有天派、地派之分:天派企业重模式创新、讲故事,利用融资快速发展、圈用户、圈资源;地派企业深耕行业、重视与产业结合,讲营收利润,注重长续发展。

 

在互联网刚发端的时候,媒体、娱乐等轻行业容易用“天派”打法成功。然而在房产、汽车、猎头等拥有复杂产业链的行业,只有用地派方式切入,才能改造产业成功,注入再多资金,如果不深入产业链提供服务和产品,都难以成功,黄小平清晰的洞察到了这一点。

 

如今互联网已经到达下半场,线上流量逐渐被BAT巨头垄断,而黄小平认为线下流量将爆发。他预计到2020年的时候,锐仕方达平台将有10000个猎头,每个猎头每天TOUCH(接触)50人,每天就有几十万的深度触达,那么每年上亿次和候选人的链接机会,这将让锐仕方达建立人才档案,并为这些人才提供猎头后延服务,例如职场培训、金融保险等。

 

淘宝改变了购物方式、滴滴改变了出行方式、而锐仕方达正在改变着招聘和求职的方式!黄小平说:我们的目标是2025年之前组建一支5万人的猎头大军,去改变甚至颠覆中国招聘求职市场。

 

如今,曾经的“士兵”黄小平经过数十载的奋斗,已经成为身价数亿的企业家,在北京拥有别墅与豪华跑车,但在他身上,仍有抹不去军人风骨。

 

(黄小平穿越荒野)

 

在这次碰面前,他刚徒步126公里穿越荒野,这让人想起那些同样有军人经历,不断挑战自我的企业家:王石、任正非、王健林.....他们纪律严明,耐心,脚踏实地,与团队共进退,行事果断。黄小平今年35岁,他展望自己的50岁,期望能成为任正非、王健林、王石那样的军旅企业家,有自己的经营哲学、对社会有贡献、能够不断实现超越。

 

搜狐网:http://mt.sohu.com/it/d20170521/142335107_763503.shtml

凤凰网:http://news.ifeng.com/a/20170520/51127867_0.shtml

新华网:http://news.xinhuanet.com/itown/2017-05/19/c_136298232.htm

网易:http://money.163.com/17/0520/14/CKSS0J9M002580S6.html#from=keyscan

21CN:http://focus.21cn.com/society/a/2017/0519/18/32272803.shtml